企业出书报告:1/3中国500强出过书,北上广江浙占七成,老牌公司更热衷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企业家群体贡献和地位不断提升,企业家精神成为社会主流价值观,企业授权出书已是常态,几乎所有著名企业和企业家都出版过作品,有很多还不止一部。企业家传记和企业史图书不仅极大丰富了读者阅读体验,为社会提供一个真实、深入了解企业、企业家、商业运作的窗口,也为塑造企业品牌、传播影响力展现了一种形式巧妙、效果绝佳的形式。

润商文化作为中国企业定制出版专家,已经在这个领域深耕10年,合作过的企业既有华润、招商金融、美的、联想、戴尔等世界500强企业,也有小米、360、用友、卓尔等中国500强企业。

近日,润商文化企业研究中心发布一项调查报告,详细分析了中国500强企业出书概况,以展示中国企业出版的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

企业出书已经成为一种主流

根据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2018年公布的中国500强企业数据,润商文化统计发现,中国500强企业中过书的企业164家,占比33%。其中,在246 家民企中,出过书的有81家,占比32.9%;在254家国企中,出过书(不含年鉴、志等)的有83家,占比32.7%。

接近1/3的500强企业出过书,由此可见:出书已经成为一种主流行为,从若干年前的创新之举,慢慢发展为今天的企业“标配”,相信这个数据还会持续升高;另一面讲,2/3的500强企业还没有自己的图书作品,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也成为润商文化这些在企业定制出版市场持续发力的基础;第二,在出书这件事上,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没有拉开差距,可见两者都认可出书在企业成长中的作用。

越成功的企业越热衷于出书

根据润商文化企业研究中心统计,在2018年中国500强出过书的164家企业中,排名前100位的57家,占总出书企业的35%;排名101-200的企业出过书的42家,占比26%;排名201-300的企业出过书的36家,占比22%;排名301-400的企业出过书的14家,占比8%;排名401-500的企业出过书的15家,占比9%。

数据显示,排名越靠前的企业,出书意向越明显,排名越靠后,出书越少。企业出书的头部效应已经十分明显,可以讲:越成功的企业越重视且越热衷于出书。这里面有个有意思的话题,企业是先做大再出书,还是先出书才做大。新一代企业史作家、润商文创始人陈润对此评价道:“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并不是做大做强之后才注重文化和品牌,而是先通过出书等方式来传播品牌和价值观,提升影响力,然后做大做强。像当年的马云,早在2003年前后就陆续出版过一些书;雷军在创办小米第三年的时候,我们就推出了《雷军传:站在风口上》,不仅在国内畅销,后来还被日本、韩国、越南、阿拉伯出版机构引进,提前帮小米在海外做好口碑。这种品牌先行的战略思维,对企业家个人IP的重视,值得新一代企业家借鉴和思考。”

北上广江浙占据半壁江山

润商文化企业研究中心统计,在164家出过书的企业中,总部在北京的有47家,占比28.7%;总部在广东的有26家,占比15.9%;总部在浙江的有16家,占比9.8%;总部在江苏的有14家,占比8.5%;总部在上海的9家,占比5.5%;其余的52家位于其他地区。

排名前五的北、上、广、江、浙地区共有112家出过书,占比68.3%。这与中国经济发展状况版图不谋而合,在2018年全国GDP前十城市排名中,上海第一,北京第二,广东省的深圳、广州分属第三、第四,江苏省的苏州位列第七,浙江省的杭州位列第十。可以看出,地处经济发达城市的企业更热衷于出书。

民营企业500强出书市场潜力巨大

与中国500强的出书企业占比32.9%比较,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出过书的企业仅有101家,占比20.2%。论经济实力来讲,前者明显胜出后者一筹,所以从越成功的企业越热衷出书来看,这个数据下滑也算合情合理。相信伴随着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这个数据会慢慢上升。

排名上升一个档次,出书意愿强3倍

根据润商文化企业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前100的企业出过书的共46家,占出书企业总数量的45.6%;排名101-200的企业出过书的17家,占比16.8%;排名201-300的企业出过书的16家,占比15.8%;排名301-400的企业出过书的17家,占比16.8%;排名401-500的企业出过书的5家,占比5%。

与中国500强比较,民企500强出书企业在分布上同样反映出头部效应,但分布更加有规律,体现出明显的“头、身、尾”三段,头部100名占据45%,中间300名均占16%—17%,末尾100名只占5%。可以断论,头部企业、中间企业、尾部企业,前者企业出书意愿大约是后者的三倍,这也是企业对于发展壮大过程中品牌塑造和影响力输出需求的增长。

前五名地区占据7成市场,头部效应明显

在民营500强出过书的企业中,总部位于浙江的有21家,占比20.8%;总部位于广东的有19家,占比18.8%,总部位于江苏的有13家,占比12.9%;总部位于北京的有8家,占比7.9%;总部位于上海的有6家,占比5.9%;总部位于山东的有6家,占比5.9%。

在这个数据中,北京的国企总部多的优势没有了,浙江、江苏、广东回到中心位置,占据半壁江山。排名前五的六个地区(上海与山东并列第五)共有73家企业出过书,占比72.3%。

成立20-40年的企业更热衷于出书

从成立年限来分析民营企业500强中出书企业的分布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角度。2018年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润商文化企业研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出书企业中,成立40年以上,也就是改革开放之前的企业只有14家。出过书的民企500强成立年限主要集中在21—30年、31—40年,各自占比39.6%和35.6%。数据充分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规模上都得到了空前发展,他们在时代的潮流中,记录着企业成长,也记录着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过程。

此外,民企500强中成立20年以内的出书企业只占总出书企业的11%,反映出民企发展20年是个重要节点,冲过20年企业将获得更高更厚的护城墙。令人欣喜的是,成立10年以内的企业有两家,就是大家熟知的小米和美团,二者均成立于2010年。

润商文创始人陈润:企业史写作最好的时代已经到来

在润商文化创始人、知名财经作家陈润看来,在任何时代,立言著书都是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品牌传播路径。不仅如此,它还有利于企业家打造个人IP、梳理公司经验及文化,也是企业与政府、社会之间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沟通方式。

陈润表示,现在企业史写作的最好时代已经到来。一方面,在中国存在大量值得被记录却被忽视的企业,企业史写作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另一方面,随着企业对企业史认知的增强,企业定制书就会成为潮流,企业史写作行业的未来发展也会越来越好。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企业史都能为受众接受,读者以及企业对于企业史的要求会越来越高,传统流水账已不能满足企业需求及读者口味,这就要求企业史写作除了追求跌宕起伏的故事写法,也要追求思想的高度、管理的哲学、理论与实操的干货。此外,写而不传,效果减半,写作出版与传播结合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

企业不是品牌做大了才写书,而是写书了品牌才做大

事实上,从世界500强到中国500强,从全球富豪榜到中国富豪榜,从国有企业到民营企业,从区域领导企业到行业领军企业,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有公开出版的企业史作品。它们或是对企业成长历程的记录,或是企业家个人创业史的梳理,或是企业管理智慧、管理哲学的总结,其中的大部分是由一些财经作家或媒体从业者根据网络公开资料及采访的一手素材写作而成。

在国外,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的《上帝、国家、可口可乐》、雷·克洛克的《三十年一亿倍:麦当劳教父雷·克洛克自传》、布拉德·斯通的《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大卫·柯克帕特里克的《 Facebook 效应 》等都畅销无比。

在国内,万达集团的《万达哲学》,腾讯的《腾讯传》,华为的《以奋斗者为本》,百度的《智能革命》,京东的《创京东》,海尔的《海尔中国造》,小米的《小米传:从0到5000亿的秘密》等,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雷军传:站在风口上》,图源网络

不仅如此,如苹果、阿里巴巴一样,市面上基本上所有的大企业都有不止一本书。万科有《道路与梦想:我与万科》、《王石说》等书籍,华为有《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华为没有秘密》等书,而这些书籍对于企业的品牌传播举足轻重。

研究表明:企业不是品牌做大了才写书,而是写书了品牌才做大。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2005年便有《阿里巴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问世,2007年3月也有《倒立者赢》问世;小米创立于2010年,2013年8月便有《雷军:从金山软件到小米手机》问世,2013年10月便有《雷军传:站在风口上》问世,2014年10月也有《解密小米:互联网思维下的商业奇迹》问世,而雷军却多次提到“现在谈小米的成功还为时过早,小米的创业路才刚刚开始”。

立言著书是最权威的品牌传播路径

立言著书在企业成长过程中有非常多的正向作用,其中,最重要的是品牌传播。

古往今来,在任何时代,立言著书都是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品牌传播路径。中国一直都是一个重视书写历史的国家,在古代人们还没有品牌概念时就已经开始著书。在浩如烟海的史书之中,《资治通鉴》与《史记》被称为史学巅峰从商鞅变法到荆轲刺秦,从廉颇蔺相如到吕不韦蒙恬,书中所撰写的故事以及明星人物大都会在读者的脑海中打上深刻的烙印,这就是现在所说的品牌的作用。

而所谓品牌,其实就是一种感觉、一个符号、一种理念和一种认知。最高级的品牌其实是用户对企业形成了一种文化信仰,比如苹果、星巴克等都有不少信奉者,即使遭遇重大危机,只要品牌还在,市场就还在。

品牌一般讲究知名度、美誉度、忠诚度。如果企业有了一本定制书,就会让受众深入了解这家公司的来龙去脉、使命价值观等,从而占领用户心智,解决了用户对于公司品牌认知及信任的难题,企业也就不再是一个局限于所属圈子、所属行业的企业,而是一个具备公众认知度的企业。而且,相对于其他形式,企业史的价值影响更深;相对于硬广告的短时期烧钱,书籍的价值更高,影响更广,它可以让企业吸引众多媒体的曝光,拥有更高的价值溢价,最终实现销售转化。

立言著书不止有利于树立企业品牌,还有利于企业家打造个人IP。马云为什么能够成为超级大IP?除了因为内部交流、公众演讲、媒体传播、公关活动等多种传播方式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书籍出版,《谁认识马云》、《马云正传》、《马云管理日志》等多本书籍的存在,让马云不再只是他这个人本身,而是一种成功的符号。

与此同时,立言著书还有助于梳理公司经验及文化。企业史写作者就像是一个智囊,能够对老板创业历程、管理思想、经验教训进行全方位的梳理。而这些管理思想、经验教训是一种可以共享的财富,对内能被后代传承,为公司后来的治理提供借鉴作用;对外也能为中国企业提供先进的、成功的商业思想、管理哲学、企业文化;为中国企业家、创业者提供借鉴学习的榜样。

立言著书也能够解决内部的信息不对称。虽然互联网让我们接受信息的渠道变得多样化,但互联网上的信息是碎片化的、非系统的,也是真假难辨的,而书籍则不同,它是全方位的、系统的、符合企业发展史实的。对于内部员工而言,企业史能够让员工树立对企业的认同感和归宿感,让企业文化成为有根之木,有源之水,让员工充满自豪感,提升凝聚力。

此外,著书是企业和政府、社会之间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沟通方式。当社会出现负面消息时,企业公关部门可以拿着书里成熟的案例素材去应对。企业还能以企业史为突破口,促进企业间学习参访,促进企业持续对外输出企业精神。

企业史写作最好的时代已经到来

自1978年至今,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走过40年时间,从封闭到开放,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经济弱国到经济强国,40年的辉煌成就显露无疑。

作为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企业在40年里也实现了巨大飞跃。40年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大型国企,京东、阿里巴巴、腾讯等大型民企携手成为世界500强,站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据“2018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显示,中国大企业上榜世界500强的数量从2017年的115家增至120家,仅比美国上榜企业数量少6家,稳居世界第二;排行榜上中国内地企业数量约是10年前的3倍,中国企业的成功经验在世界得到验证。

如今,我们还能看到中国很大一批企业经营不到10年就能够上市,2013年成立的新氧已于2019年上市,2015年成立的拼多多已于2018年上市,2017年10月才开第一家店的瑞幸咖啡目前已经提交了IPO申请。

无论是经历时间锤炼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是成立不足10年的现象级企业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过程,都是值得被书写的案例。再加上企业对于企业史写作认知的觉醒、互联网时代作家获取写作素材的便捷性,企业史写作的最好时代已经到来。

在这个企业史写作最好的时代里,一批机构或正笃定前行,或正跃跃欲试,比如蓝狮子、润商文化等垂直于企业史写作的机构,拥有企业史写作板块的全品类写作机构,以及媒体从业者、财经作家等个人写作者。

尽管他们的模式各有不同,但他们都在波澜壮阔的中国商业史上见证着、记录着,也成就着这个时代的英雄,发掘着一个个企业崛起的原因以及背后的商业前行的奥秘。以润商文化为例,其由财经作家陈润创立,定位为“企业定制出版专家”,已经签约了一批从业十年以上的财经作家以求保证企业史作品质量。

而在中国乃至全世界,企业史写作的需求和意义都永恒存在。以史明道,以古鉴今,就像美国19世纪最伟大的浪漫主义小说家纳撒尼尔·霍桑说:“一本好书可以流传百世,你不知道哪一位后来人看了你的故事会茅塞顿开,命运从此被改变。”

正如有人曾问任正非,华为的未来是什么,他脱口而出的回答是“坟墓”,如果说所有的公司终将死去,那么企业史写作则更有了存在的价值,中国需要企业史写作行业总结商业文明的进程,总结中国企业发展的规律,以帮助后来者找到正确的出路。而在全球贸易体系动荡、经济下行背景之下,中国社会更需要成功企业树立标杆,鼓舞士气,奋发人心,中国企业家、创业者更需要卓越的经营智慧,坚定信念,务实笃行。

作为企业史研究专家,陈润说,这不仅仅是企业史写作机构的最好时代,也是企业与读者的最好时代。如果市面上关于企业史的书籍都是弘扬优秀企业家的优秀作品,而不只是企业家的洗脑成功学,企业家的风气就好了。而只有企业家的风气好了,员工的风气才会好,整个社会的风气才会好。

立即发帖

热点排行

用户
反馈
返回
顶部